?
搜索
聯系電話:0794-8291213  投稿郵箱:fzxww1234@163.com   廣告QQ:2403713761  
 現在的位置 撫州新聞網 >汽車>
北京車牌租賃市場火爆:一個京牌年租價上萬元

發布時間:2016-12-20 16:07 來源: 財經綜合報道
  

由于外地牌照車在京出行限制多,一些司機獨辟蹊徑,租個京牌繼續開,由此也催火了本已存在的北京車牌租賃市場。北京晨報記者日前走訪調查發現,在二手車市場,一個京牌一年出租價7000至14000元,而倒騰京牌的“牌販子”月收入可達三四萬元。不過律師和法官卻提醒,出租車牌存在極大風險。私下里簽的免責合同不受法律保護,如果出現交通傷亡事故,出讓方可能要承擔事故責任。

為何租京牌?

非京牌網約車常被“放鴿子”

來京開網約車的司機小王是河北人,卻租用了一個京牌開車。他跟記者透露,他向一位取得京牌指標的人租下車牌,只為了在北京開網約車方便,“我之前開著自家車子過來,發現外地牌照車在京十分不方便,每個星期得辦進京證,早晚高峰時段五環內禁行及長安街、二環主路等道路的限行政策,也給我開網約車帶來不少麻煩”。

小王表示,有時接上乘客后發現距離目的地只有2公里,走二環主路幾分鐘就能到,但礙于自己的外地牌照限制,只能走輔路或繞行,顧客不樂意,也耽誤不少時間。“每次遇到這種單子,我最后的評分都不高,要是每天接兩個評分不到5星的單子,之前跑的幾單就算白干了。”他向記者透露,網約車司機賺錢相當一部分是掙平臺補助,一天拉10單給司機獎勵幾十元錢,要是有投訴或是低評分,補助就沒了,這樣就虧大了。不但如此,小王表示,很多乘客看到自己的外地牌照后,就會取消訂單,有時自己已經往乘客所在地開出1公里了,但還是會被取消訂單,“每天都這樣,不僅折騰時間,油費也是虧的”。

早晚高峰禁行錯過賺大錢

不過,郁悶了一段時間后,小王的車友給他支招,可以租個北京車牌,這樣開網約車會方便不少。小王聽了這位朋友的意見,以7000元一年的價格,在“牌販子”手里租得一個京牌,“牌照平均每個月不到600元,也不是很多。這樣下來,我每天的平臺獎勵就有了保障,開車也不用繞遠了,還能多拉一些乘客,一天怎么著也能多掙50元錢,十多天就把車牌錢給掙出來了,這樣算算還是賺到了。”小王說。

無獨有偶,來自內蒙古的小何也是苦于外地車牌限制不得不換了北京車牌,“其他的都好說,主要是早晚高峰外地牌照車不讓進五環行駛,這對開網約車的是不小的限制。”小何表示,每天早晚高峰平臺補助最多,可他們由于不能進五環,為此少賺不少錢,“每天早上七八點,下午五六點打車的人最多,而且有倍數獎勵可以賺,原來10元錢的路程,有時候可以翻倍。且早晚高峰拉夠5單,平臺也有獎勵,比平時要多”。小何跟記者抱怨道:“當時跟同是開網約車的朋友一比,他一個月能比我多掙1500多元。”

租京牌買車辦手續一周搞定

司機小張是一位來自吉林的小伙兒,原本是個送貨司機,月收入2000元左右,他聽朋友說來北京開網約車掙錢多,便也跟著來了。小張跟北京晨報記者說:“我朋友去年來北京開網約車,每天跑8個小時,月入一萬多元,當時網約車平臺補助也多,干起來可帶勁兒了。村里人聽說好賺,好多人都跟著來了。”

而對于網約車新政或將限制北京牌照的政策,小張表示來京之前就聽說了,所以他一來就去租了個京牌。小張說,到京的第二天就去了花鄉二手車市場,經朋友介紹從一個“牌販子”手中租了個京G車牌,一年13000元,并在市場內選購了一輛6萬多元的二手科魯茲,簽約、辦手續等一周內完成,小張隨后就開始了在北京開網約車的生涯。

不過對于新政可能還限制北京戶口的規定,他倒是不以為然,“那是以后的事兒,再說吧,具體怎么著還不知道呢。”對于前期不小的投入,小張表示:“每天多拉幾趟活,一個月下來也有七八千元,干上一年可以回本,不行的話換了老家的牌照,開車回家,要不就把車給賣了,也是不賠的。”

車牌哪里租?

“牌販子”手里揣合同隨時簽約

北京晨報記者實地走訪北京新發地二手車市場,在車管所交易大廳前找到一個“牌販子”,表示想把自己的京牌出租,“牌販子”馬上表示可以幫記者找到租牌人。記者等待時,一顧姓男子上前詢問記者是否要出租車牌,這位顧先生表示,剛剛聽到記者與“牌販子”談話,他有意租記者的車牌。記者詢問他的用途,顧先生坦言:“租牌照主要是想開專車。”

記者故意表現出些許擔憂,要是在車牌出租期間發生事故,或是被罰款如何處理等問題,顧先生表示,雙方可簽訂免責聲明,表示車牌出租期間記者無任何責任,要是被抓罰款,也由約車平臺支付,“很多朋友都是租的車牌,他們都簽訂了免責聲明,不會有問題的”。

記者帶顧先生看了自己的車本,證實是京牌,雙方初步約定以10000元一年的價格出租。隨后顧先生和記者向“牌販子”要了一份合同,記者仔細一看,原來合同都已經擬訂好了,上面約定:車牌轉讓期內,車輛產生的一切費用及債權債務均由承讓方(顧先生)支付并處理,與出讓方無關;車輛牌照在轉讓期間應購買第三方保險(保額50萬元),因交通事故給第三者(包括人、物等)造成損害的,應由承讓方和保險公司根據事故處理的有關部門的裁決進行賠償,與出讓方無關;車輛在轉讓期間所產生的一切責任均由甲方(承讓方)承擔,乙方(出讓方)概不負責。合同還規定,出現任何問題,出讓方不承擔任何連帶責任。

“牌販子”賺多少?

采訪中記者獲悉,把車牌租給“牌販子”,對方開價一年在8000元左右,而顧先生透露,此前他從“牌販子”手里租,對方開價一年13000元,也就是說,這一倒騰,“牌販子”就能從中輕松獲利5000元。

此前跟記者打招呼的“牌販子”也證實了這一點,“有的人來一次不一定能碰到要租車牌的人,讓我們給留意,找到之后肯定會收一些中介費。”他透露,每談成一筆買賣,他可以從中獲利三五千元不等。

“牌販子”除了蹲守在二手車市場,有些還“潛伏”在網上,記者挑選了一家叫“車管家”的網站,先以求租車牌的身份問價,對方表示一年租金14000元,兩年起租24000元,五年起租為50000元。隨后客服不斷詢問記者何時使用車牌,并一再透露最近車牌指標租得好,目前手頭指標并不多。記者又提出,價格偏貴,能否再便宜時,對方直言“一口價”。隨后,記者又以出租車牌的身份問價,對方表示,出租一年6000元、兩年12000元、五年25000元。對比發現,求租雙方價格差異非常之大。

由于北京普通小客車搖號中簽比例連年降低,加上這兩年網約車的推動,他們的生意也越來越火,“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能倒租七八個京牌,甚至十個,掙個三四萬元沒有問題。”一位“牌販子”透露,近期在他手里租京牌的大部分是網約車司機。

熱點解讀

律師:免責協議不免責

租賃雙方簽訂免責協議,是否意味著真的免責?北京京騰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雪東律師表示,如果出現重大交通事故,司機棄車逃逸,警方找不到司機的情況下會找車牌所有人,出讓方也要承擔事故責任。撞死人的話問題就更大了,司機找不到,肯定是找出租牌照的人,那可能就要面臨承擔全部責任了,畢竟車牌和行駛本都在出讓方名下。而如果出現賠償問題,司機不能賠付相應數額,其余部分也可能會由出讓方承擔。

法官:車牌租轉不合法

對于車牌出租、轉讓的合同是否有效?房山法院的法官對此作出解釋,車牌出租轉讓合同違反《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規定指出,個人需要取得本市小客車配置指標,應到指標調控管理機構辦理搖號登記,指標有效期為6個月,不得轉讓。而沒有小客車指標的人通過與他人私下簽訂租賃協議或是買賣協議,都會借用有指標的人的名字購買車輛,屬于借用他人名義買車,違反了《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相關規定,擾亂了國家對居民身份證和北京市對小客車配置指標調控管理的公共秩序?!逗贤ā返谄邨l也規定,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擾亂社會經濟秩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而與他人簽訂小客車指標租賃和買賣協議的行為已違反規定,屬于違法行為,法官表示,這樣的合同應屬無效,不受法律保護。(李傲)


相關鏈接

微信公眾號
撫州新聞網
撫州論壇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Copyright www.fzmg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撫州日報社版權所有 
主辦:中共撫州市委宣傳部 承辦:撫州日報社 備案號:贛ICP備10201717-2  
              
网络棋牌游戏